只要3322元全国随意飞一年为促销各大航空公司拼了

只要3322元,全国随意飞一年?为促销,各大航空公司拼了!还有这些操作→

随着国内疫情防控形势的好转,因疫情而沉寂多时的机票市场出现了新的现象级产品,多家航空公司推出不限次数飞行套餐,受到市场热捧。

在招股书中,寒武纪也坦言:

“寒武纪是过去在5到6亿年前一个非常有意思地质纪年,在这个时期发生一件事,就是物种多样性出现了一个空前的提升,所以我们取这个名字是希望在人工智能时代有这样的寓意,可以预示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大爆发。”

陈天石之前接受采访时也曾说道:“我甚至认为IC行业的泡沫是好事。没泡沫哪有发展?有泡沫,市场就能培养出大量的人才。假如集成电路行业都是最穷的,和互联网一比都赚不到钱,学生们毕业后都不会干这个了。”

这与其招股书披露时的情形大不相同。今年3月,寒武纪招股书披露,大客户流失、持续扩大的亏损、成本高昂等问题首次被暴露出来,随之引来的是无数质疑。

尽管股价向好,但寒武纪面临的真实困境无法掩盖。

深圳航空做起了文创产品,把枕头眼罩带进直播间,立志打造自己的独有品牌。四川航空摇身一变,成了疫情期间最“麻辣”的飞机,推出家用火锅套餐,最低200多元包邮到家,厦门航空还为返工之后没有食堂的企业开通了企业团餐定制服务。

成立之初,寒武纪以手机AI芯片切入终端市场,凭借着为华为授权IP一举成名。

3.在颠覆性的技术迭代浪潮中,寒武纪有机会挑战行业老巨头。

其创始人陈天石持股33.19%,相对应的身价约为300亿。

招股书显示,2017、2018年寒武纪的收入全部来自IP授权,华为分别贡献了其中的98%、97%。但到2018年10月,华为公布了“达芬奇计划”,开始自研AI芯片,并在2019年的新款手机上搭载,直接导致了寒武纪2019年IP授权收入锐减。

5G、VR/AR等新技术的逐渐成熟,也将为AI芯片,尤其是边缘侧的AI芯片提供更多的发挥空间。

有时候,产业链和生物链的本质一样,自身的进化只是环境中的一环,寒武纪真正要走的路途,是与整个产业集群一起,艰难进化。

国产芯片的追赶,和寒武纪生命大爆发的逻辑一样,重要的并不是一下子进化出一种特别强大的物种,而是进化出一批非常多样化的物种,各自谋生存。

在刚刚过去的端午节假期,该活动第一次进入兑换时段,共有6.5万套“随心飞”套餐被激活。上海多个东航航班中,“随心飞”旅客占比均超过90%。6月30日晚,“周末随心飞”套餐停止售卖,东航发文宣布一期惜别,将做好后续服务保障工作。

6月初,法国出台了一项150亿欧元的航空业支持计划,其中就明确了新的目标:2035年将推出零碳排放的“氢能”客机,来降低燃油消耗。该计划较此前业界预估的时间提前了10年。

在科创版问询函的回复中,寒武纪也表示,与英伟达和华为海思相比,公司在人工智能芯片微架构、指令集等核心技术上有一定的特色和优势。

事实上相比华为海思、英伟达,寒武纪并非全无优势。在很多巨头受历史桎梏的地方,寒武纪都有机可乘。

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 邹建军:整个航空业的产业链条是全球化的,飞机飞不起来,首当其冲的是航空公司和机场的收入的直接损失;第二,是整个航空租赁、航空金融,包括保险,航空公司从自己采购,到航空租赁,这些结构会加速调整;第三,整个飞机的供需关系也会加速调整,运力过剩的现象可能会在接下来时间里面会维持比较长的一段时间。

根据国际航空运输协会的数据,2021年全球航空交通量将比疫情之前下降32%-41%。最早要到2023年才能恢复到2019年的水平。国际航协首席经济学家皮尔斯预计,航空旅行需求将在GDP上升约两年后才会出现反弹。

科创板上市首日,寒武纪股价最高达295元/股,相较64.39元/股的发行价大涨358%,市值最高冲破千亿,最终落在849.81亿元。上市后第二天,其市值继续大涨29%,达到1096亿元。

你方唱罢我登场,海南航空7月1日预告,将于本月6日推出“海航随心飞”产品,适用于集团旗下12家航司,售价两千多元的价格在宣传时还卖起了关子,让人猜不透究竟是2099元还是2999元。华夏航空也在近期推出了“2999任意飞”产品,卡塔尔航空更是开出“空白机票”,最低499美元环游世界。

机会首先来自于广阔的云端芯片市场空间。

一场疫情逼得各大航企放下身段,采用各种营销策略直面大众。一些航空公司开启打折促销模式,往乘客账号中发放优惠券。在飞机无法起飞的时间里,各航司还努力拓展副业,开始“花式”自救之路。春秋航空进军电商,董事长亲自带货卖机票。

大客户华为流失背后更为残酷的真相是,作为创业公司的寒武纪,其产品线与芯片巨头华为海思、英伟达完全重合。

Intel在最近一期的财报中预测,中国AI芯片市场规模在2024年将达到100亿美元。在一个百亿美金的基本盘中,寒武纪只要能够在其中切到百分之十的市场份额,就能撑起远超千亿的市场规模。

寒武纪对外解释称亏损的主要原因是“智能芯片研发需要大量资本投入”。

逆风飞行 航空业危中寻机

招股书显示,公司2017、2018、2019三年的研发费用分别为0.29亿元、2.40亿元、5.43亿元,成立四年来合计支出研发费用超过8亿元。

东航推出“周末随心飞” 你买了吗?

历史上,寒武纪常被称为“三叶虫的时代”,其代表物种三叶虫的伟大之处在于它是启发者。它和其它生物一起开启了地球上生物多样化的序幕,生物世界才真正爆发。

2017年之后,AI解决方案是手机芯片的标配,但除了华为海思与寒武纪的短暂合作之外,各个大厂都没有对外采购AI处理器IP,而是通过自研满足需求。

据其招股书,2017至2019年寒武纪连续三年亏损,期间公司净利润分别为-3.8亿元、-4104万元、-11.79亿元。

而相比华为海思,寒武纪具备先发优势,并定位于独立、中立的芯片公司,通过中立也可以吸引到一些客户。

2016年至今寒武纪一共发布了三款终端智能处理器IP产品:寒武纪1A、寒武纪1H、寒武纪1M。

近日,东方航空推出的“周末随心飞”产品引发了关注。

先靠G端市场活下来,等市场成熟后再去切入企业市场,这就类似于“农村包围城市”,是很多创业公司挑战巨头的路径。

仅仅4个月,从百般质疑到市值千亿的反转。这背后隐藏了多少虚假繁荣,就蕴含了中国芯的多少无奈。

供需关系的改变,使得航空公司不得不大规模调整运营机型。法国航空原计划到2022年淘汰全部9架A380客机,但疫情冲击下,法航决定提前让旗下的A380客机永久停飞。当地时间6月26日,法航的最后一趟A380航班从巴黎戴高乐机场起飞,当地不少飞机迷前来拍照留念。

随着不少国家和地区疫情防控形势趋向好转,并逐步放松边界管控和旅行禁令,航空企业也开始将复工复航提上日程。然而,要想彻底扭转困局依然很难。在全球旅客量锐减的形势下,航空业的变革正加速到来。

除此之外,国际环境变化的大背景下,外部技术封锁,政策鼓励自主创新成为当前大势,AI芯片作为核心技术,是国家战略级产品,其隐形的战略价值与市场空间,给投资者带来了更多的想象与激情。

忙着转型的不止国内航空公司,一名原本在维珍澳大利亚航空工作的空姐失业后,脱下了高跟鞋穿上了工人靴,转行去矿场工作。韩国易斯达航空公司解雇了80多名新手飞行员,不少人迫于生活压力,改行做起了代驾。泰国的一些飞行员从空中运输,改成陆地运输,骑上摩托车,摇身一变成了外卖员。 航空公司的运营投放自由落体式收缩,减班、停飞、裁员、减薪多管齐下,即使这样,仍然失血严重。接连推出的优惠套餐、低价机票,都以“放羊毛”的形式体现出了航空公司对于现金流的渴望。而无奈转行的机组人员们,也在各行各业维持生计,等待着再次飞上天空。

从更为宏观的国家层面,于中国而言无“芯”之痛一直如鲠在喉,作为一名落后者,在奋起直追的历程中,国家激励必不可少。

正是这种“饱和式”的进化方式,才能从中遴选出最适合生存的物种。

随着技术上的一些突破,一个新的AI时代正处在爆发前夜,新物种层出不穷。在这样的大环境中,尽管竞争激烈,困境重重,但寒武纪并非没有机会。

不仅是寒武纪,6月1日科创版上市的中芯国际,同样也是开盘涨幅超200%,市值一度高达6000亿人民币,PE达到114倍。

“华为海思未来与本公司在终端、云端、边缘端人工智能芯片产品领域均存在直接竞争。由于华为海思及其母公司为全国知名科技集团公司,其选择自主研发人工智能芯片产品使得公司IP授权业务收入下滑较大,而且面临着更加激烈的市场竞争。”

但千亿市值、百亿身价并不能掩盖寒武纪的困境:持续亏损、大客户流失。

这个过程中,最为受益的无疑是股市。

寒武纪与华为海思的合作,更像是特殊时段的暂时需求。在海思自研之后,短期之内终端市场不再存在规模化出货的市场空间。

除此之外,寒武纪丢失大客户华为,也已经是业界的常谈。

在企业级市场碰壁后,寒武纪开始To G。招股书显示,目前其收入主要来源于几大政府客户,最大的客户是珠海市横琴新区管理委员会商务局。

3322元,全国随意飞一年!你没听错,六月中旬,中国东方航空推出一款“周末随心飞”产品,购买之日起到2020年12月31日,都可以在任意周末,不限次乘坐东航和上海航空的航班,飞往除港澳台以外的国内各大城市。产品一经推出,线上购买渠道就被挤爆。虽然在使用说明中明确了很多限制条件,但依然挡不住消费者的热情,有网友还称之为“异地恋的福音”,甚至有人一次性购买十套,再以高价转手卖出。

另外,在颠覆性的技术迭代浪潮中,创业公司能够成功挑战行业老巨头的逻辑没有任何变化。

截至今年6月,我国广义货币M2增速为11.1%,创下近3年以来的新高,而后续随着特别国债等的大规模发行,预计未来的M2增速有望升至13%以上。

陈天石曾这样解释寒武纪名字的由来。

比如相对于英伟达等境外巨头的GPU、CPU产品,寒武纪的芯片架构针对人工智能应用及各类算法进行了优化。

新形势下,一些超大型客机加速了退役的步伐,更高效、更环保的新一代机型将成为未来航空市场的宠儿。

前两代产品均被集成并搭载在华为当年的主力机型中,而到第三代1M,随着华为自研,双方合作终止,这款产品基本上退出了终端市场。

终端市场无机会,2018年之后,寒武纪将主战场转移到了云端,以及边缘端和智能计算集群系统。相继发布了思元100、思元270、思元290三款云端芯片,和思元220边缘端智能芯片。

“M2(广义货币供应量)超发,水漫金山,钱多”,某位业内人士对亿欧表示。受新冠疫情冲击,全球经济衰退,当下各个国家都在通过财政、货币手段刺激经济。

从to G到to B的路径,也并非完全不可。

比如英伟达的通用型芯片,同样一块芯片应用于多个细分场景,不仅成本较高,性能也不一定适用于该场景,而没有历史包袱的寒武纪,则可以用更低成本打造出适用于某细分场景的AI芯片。

但同样,在这些市场中,华为海思和英伟达依然对寒武纪构成威胁,二者产品线完全重合。

上市两日股价全线飘红中,寒武纪的窘境原本丝毫没有改变。

正如法国某媒体评论:“如果每一次危机中都蕴含着机会,那么航空业史上最严重的危机,也可能是实现重大技术变革的机会。”

在研发投入上,据招股书,2019年寒武纪投入5.43亿元,研发人员数量680人,而同期华为海思的研发投入是24.39亿美元,两家公司相差近32倍,英伟达的研发费用高达28.29 亿美金。

市值破千亿,混杂着技术天才300亿的造富神话。上市首日,寒武纪风光无限。